歡迎您訪問:通渭紀檢監察網! 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廉政文化 > 正文
黃庭堅寫戒石銘
更新時間:2018-07-10 08:50:18  |  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|  點擊次數:6443次

黃庭堅手書戒石銘拓片

北宋元豐二年(1079年),蘇軾被貶湖州。一年前,一心沉湎詩學的黃庭堅寄了兩首詩給時任徐州知州蘇軾,以示敬仰求教之心,蘇軾讀后大加贊賞,以為“超軼絕塵,獨立萬世之表,馭風騎氣,以為造物者游,非今世所有也。”兩人志同道合、相互欣賞,從此結下深厚的師友之誼。可是,誰又能夠想到,這一段文壇佳話,卻為黃庭堅的命運埋下了禍根。受蘇軾被貶之事牽連,黃庭堅在京職務一筆勾銷,被改派到吉州太和縣(即泰和)任知縣。

黃庭堅到泰和上任時,正值春耕時節。他帶著屬官巡視縣城附近鄉村時,看到廣闊的田野上耕者寥寥,大片良田卻少有人耕種。黃庭堅詢問緣由,陪同官員告知,由于推行青苗法,以種田多寡定稅賦,農民害怕種多稅多,轉而經商者、欠稅逃役者、淪為盜賊者為數眾多,本縣獄中已人滿為患。

黃庭堅曾任汝州葉縣尉,由于地震、洪災等災害,災民涌入葉縣,黃庭堅目睹民生之艱難,曾作《流民嘆》詩。他對屬官們說,我等身為朝廷命官,要忠于職守,體察百姓困苦,不可擾民,民安才能國安。

當夜,黃庭堅難以入眠,寫下《戲和答禽語》詩:

南村北村雨一犁,新婦餉姑翁哺兒。

田中啼鳥自四時,催人脫褲著新衣。

著新替舊亦不惡,去年租重無褲著。

布谷鳥催莊稼人脫下舊褲換上新褲,這用意自然不壞,可是布谷鳥何曾知道,去年租稅太重,莊稼人根本沒有褲穿。雖云戲作,卻表達了黃庭堅對民生艱難的同情和憂慮。

第二天,黃庭堅召集縣衙各曹屬官訓話:“昨日巡視農耕桑種等情況,深感民生之不易。庭堅讀《貞觀政要》,唐太宗對群臣說,為臣之道,須是先存活百姓,若損害百姓以奉養其身,猶如割股以啖腹,腹飽而身斃。故為官當思治國之本,一舉一動若有擾民傷民之嫌,均應謹慎行之、戒之。自唐朝以來,郡縣均立有戒石,便是取意于此。今本官重立戒石于縣衙大門前,起警示作用。蜀后主孟昶有戒石文,太宗摘錄其中‘爾俸爾祿,民膏民脂’數句以戒群臣。庭堅自為官以來,常有自愧之感。今取此數句,刻于戒石上,欲諸位以此自勵自勉。”

說完,黃庭堅令衙役取來筆墨紙硯,以正楷書寫戒石文四句:

爾俸爾祿,民膏民脂。下民易虐,上天難欺。

隨后令匠工刻于戒石上,并用朱砂描紅,使之醒目。

在泰和任上,黃庭堅躬于政務,體恤民情,常深入窮鄉僻壤、密林山區調查走訪,奏請朝廷為百姓減免賦稅,盡心履行本職,使百姓生活安定。

當然,黃庭堅在公務之余也不忘釋放他作為文人的浪漫。位于泰和縣城東南隅的快閣是他最喜歡的去處。黃庭堅到泰和第二年,下鄉數月,身心疲憊,處理完積壓的公事,終于松了一口氣。黃庭堅邀好友數人登閣憑欄,留下了《登快閣》一詩:

癡兒了卻公家事,快閣東西倚晚晴。

落木千山天遠大,澄江一道月分明。

朱弦已為佳人絕,青眼聊因美酒橫。

萬里歸船弄長笛,此心吾與白鷗盟。

黃庭堅的詩一出,快閣遂成江南名閣。道光版《泰和縣志》稱:“由是閣不以地傳,而以人傳,不以人傳,而以先生之詩傳也。”

可是,黃庭堅未能踐守與白鷗的盟約,元豐六年(1083年),黃庭堅被調往德州,江南的佳山秀水在他的頻頻回顧中漸行漸遠。

然而,百姓不會忘記這位為民造福的清官,歷史不會忘記這位開宗立派的詩人和書法家。一千多年來,快閣雖經洪水兵火之災,卻屢廢屢建。清朝時,有人將黃庭堅手書戒石銘模刻并鑲嵌于快閣,后又被刻成石碑,置于快閣照墻之右,現收藏于泰和縣博物館,成為可供人們憑吊的實物。

黃庭堅手書戒石銘,書法俊挺爽利,如長槍大戟,勁力十足,至今,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赤子情懷。(劉曉雪)

敬請關注
關注襄郡清風微信公眾號
手機瀏覽惠農資金
下載惠農資金APP
广西快三现场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