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您訪問:通渭紀檢監察網! 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墨鄉清風 > 正文
“愷悌宜民”牛青天 “循良第一”漢儒賢
更新時間:2018-10-26 15:25:22  |  來源:定西日報  |  點擊次數:4976次


清代第一循吏牛樹梅

牛樹梅,字玉堂,號雪樵,通渭縣雞川鎮牛坡村人。清朝道光辛丑進士,官至四川按察使并署布政使銜。其為官政績卓著,聲名遠揚,川人咸稱“牛青天”。

牛樹梅先后任隆昌、彰明、雅安等地知縣、寧遠知府,后任四川按察使和布政使等職。32年宦海沉浮,他勤政愛民、清正廉潔、成風化人,一直為當時官場和民間稱頌。《清史稿?牛樹梅傳》評價他“決獄明慎,民隱無不達,咸愛戴之”,“臨民之官,以不擾民為第一要務”,是清朝“第一循吏”。

時光荏苒,牛樹梅名垂史冊、德澤桑梓。為光大其廉潔為民之精神,雞川鎮為其立館鑄像,搜羅其著作家書、墓碑、朝珠諸物集于其館,以饗慕名而至者;并舉辦廉政書畫展,開設學廉館,以昭其廉明,警示后人。今已儼然成為我市一個極有特色的廉政教育基地。

本報記者 朱紅霞 牛小棟

詩書傳家福祚長

牛氏滿門俊采星馳

忠孝傳家久,詩書繼世長。

牛家先世在明成化年間,從河南偃師調任甘肅通渭教官。牛樹梅太高祖牛寬,知書達理,助人為樂,被稱“牛大善人”。牛樹梅曾祖牛星煥入邑庠后,百責俱萃,“外御強暴之迕,內開耕讀之業”。伯祖父牛魴,清康熙四十四年(1705)乙酉科中舉人。祖父牛魯為乾隆年間拔貢,官至鳳縣訓導。牛樹梅父親牛作麟,邑庠生,一生以耕田教書為業。牛樹梅少時家貧,隨父耕田讀書。幼讀無燈火,嘗日照香板,夜讀映月。嘉慶二十年(1815),16歲的牛樹梅入鞏昌府府學,道光四年(1824)選為貢生,十一年(1831)32歲時以第六名的成績中舉。此后會試蹉跎,三赴京城,三次落第。期間,曾先后留京拜禮部梁省吾主事、赴略陽拜賈蘭圃先生為師,并被賈蘭圃留聘做了一段嘉陵書院山長。十七年(1837)落第后,到岷州文昌書院任山長。直至二十一年(1841)42歲時,牛樹梅第四次參加會試,得中進士。

這種詩書傳家的耕讀家風,讓牛氏一門人才輩出。清康熙至光緒間,牛氏一門就出了兩個進士、兩個舉人、一個拔貢、八個貢生、三個監生、一個武生、兩個廩生、兩個增生、十九個庠生、二十四個處士,皆以詩書文章享譽當世,其影響波及甘、川、陜。民國以降,收錄新編《通渭縣志》等史志的牛氏后人達20多人,有成就者100余人,大多成為科技、教育、金融等領域的精英,為人所稱贊。古人云:“君子之澤,五世而斬”,俗語也有“富不過三代”之說。牛氏一門四百年耕讀傳家,十世風雅,堪為隴上望族!正如趙畇所言:“向疑雪樵,樸誠肫摯,或得于天獨厚,今而知有自來也。”可以說,是詩書傳家的家風,鑄就了牛樹梅“大清第一循吏”的思想基礎。


清正廉明牛青天

德政坊銘名臣高節

牛樹梅道光二十一年進士及第后,歷任雅安縣、隆昌縣、彰明縣知縣,資州直隸州知州、寧遠府知府。他奉行“勤聽斷,少科派”的為官之道,一心為民,清正廉明,在任期間“以不擾為治。決獄明慎,民隱無不達,咸愛戴之”。先后被“三朝帝師”祁雋藻和吏部尚書徐澤醇薦為“樸誠廉干”“循良第一”,更被四川百姓譽為“青天”。

在雅安,他限制高利盤剝,規定:“借賬取息至多不過三分;要賬須憑證理索,如有違者定要拘案嚴辦,銀錢照例充公,決不寬貸。”以此,他嚴厲懲處了一些巧取豪奪的鄉紳土霸。

在隆昌,他對乘百姓訴訟而進行敲詐勒索的衙役進行了追查和處治,并制定規約,發布告示,約束役吏行為。當發現屬吏有違規行為,他除了進行處罰外,還用一月內不吃肉、出入不用炮、行香不用樂、出行不用傘扇旗鑼等方式進行自罰,屬吏們深感內疚,乃至敬畏。他還關注民生,成立“恤嫠會”救濟生活困難的寡婦。調離隆昌,士民為他建立德政坊、豎起德政碑。

在彰明,他整飭治安,同時興辦義學,教化民風,并設養濟院,收容孤寡老人,深得民心,聲名遠揚,以致連鄰縣聚眾劫道的何遠富,也聲稱“不踐彰明縣一草一木”。后被困白鶴洞,遙呼曰:“須牛青天來,吾即出”。更為感人的是,牛樹梅調離彰明時,百姓扶老攜幼相送于道。

牛樹梅“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”政績突出,官聲遠播。至今矗立在隆昌、彰明的兩座“德政坊”,銘刻著牛樹梅勤政愛民的美政懿行。

道光二十七年(1847),牛樹梅升任資州知州。赴任后,一切公務他都親自閱辦,以防他人假公濟私,從中作祟。歷年積案,親查明斷;有民爭訟,予以調解,勸以禮讓。下鄉體察民情時,輕車簡從,自備車馬飯食。他一面作《勸民語》《厘正風俗事》,集眾宣講,教育百姓,一面稽查稅契,削減百姓負擔,深受資州百姓擁戴。

道光三十年(1850),川督徐澤醇欣賞牛樹梅,“下札委署寧遠府”。牛樹梅著手整頓銅務,“凡有可以體恤商爐之處,無不博采深思,力與調劑”。四川銅務,由此走上正軌,“人情大覺踴躍,歇手之戶,或復欣然起辦。”天有不測風云。在寧遠府任上,一場地震將全城夷為平地,他和兒子牛恭玉也被壓在廢墟中,兒子被壓死,“西昌一縣,有數可稽者二萬余人,兩學教官俱死。”獲救后牛樹梅強忍失去愛子的巨大悲痛,拖著傷腿奮不顧身投身抗震救災,安撫百姓,并拿出自己的俸銀1500兩安置災民。四川百姓交口稱贊“天留青天以勸善”,但牛樹梅“自咎德薄,不能庇民,益修省。所以賑恤災黎甚厚,民愈戴之。”故牛樹梅在寧遠地區遍結恩遇,寧遠官民無不愛戴。

清咸豐元年(1851)牛樹梅因父親去世,辭官回鄉守孝三年。咸豐三年朝廷禮部尚書(前任四川總督)徐澤醇,以牛樹梅在四川各地任職“樸誠廉幹”,恭請圣旨詔牛樹梅參陜甘總督舒興阿軍事。任職期間,牛樹梅目睹清廷官吏貪贓枉法、草菅人命的腐敗現實。為了潔身自好,遂以自己“老病”辭謝歸田。

清咸豐八年(1858)湖北巡撫胡林翼和河南巡撫嚴謂春,先后以“以德任民”,“循良第一”入奏,兩次推薦牛樹梅入朝為官。但牛樹梅借病力辭,拒不入朝。

同治元年,石達開帶兵入川。湖北巡撫胡林翼、河南巡撫嚴樹森等極力推薦,四川總督駱秉章及高延祜聯署恭請,清廷破格擢拔牛樹梅任四川按察使,“星夜催急”,讓牛樹梅“不必來京謝恩”,而直赴四川上任。四川百姓聞之,奔走相告曰:“牛青天再至矣!”

牛樹梅任按察使后,常巡視各地,清理積案,平反冤獄,除奸懲頑,嚴束胥吏,會同屬吏制定《書役規費章程》,明立規約,加以限制,他生性耿直,不容茍且,理獄斷案,全憑是非曲直,對托情說項送禮行賄者嚴詞拒絕,這樣逐漸引起一些官紳的不滿,以至受到各種攻訐,同時又與駱秉章發生齟齬。事源石達開被俘后,有一義子、年方十二、樹梅以此子既非親生,又未成年,按律可寬免,為此與駱發生爭執,駱遂奏請內用。同治三年四月,得旨內調,加布政司銜,牛樹梅以老病力辭,寓居成都,應新任總督吳棠之請,主講成都錦江書院,凡六年,人稱松齋先生。


成風化人傳道統

講學書院漢儒風范

牛樹梅不僅是政績卓著的名臣,同時又是有著深厚造詣的關隴理學大師。他學宗關洛,其理學思想淵源于河東學派,由薛瑄締造,被段堅和周惠傳到隴右,后經伏羌(今甘谷)鞏介亭先生傳于李南暉。其祖牛星煥與李南暉同師承王希旦,二人對關中李颙及其《二曲集》特別推崇。牛星煥傳之牛作麟,牛樹梅師承其父牛作麟。

牛樹梅時值西學東漸之際,但他堅持主張“修道以仁”,提出養量、體心的修道方法,在實學實用中達到心性完美、“主一無適”之境界。他認為:“仁者,真心也。心到真處,便有悲惻之意。凡良心篤厚之人,盡道自易,故曰修道以仁。”牛樹梅“仁者,真心也”的闡釋,并不合于朱熹的“存天理”學說,而是從“仁”的生命本源“不忍”之心中發揮出來,即孟子所謂“先王有不忍人之心,斯有不忍人之政矣”。“真心”之說,改變了朱熹“存滅”對立的思想,是對孔子“仁”學思想新的發揮。牛樹梅進一步以為,“我輩終身讀書,所謂格者何在?所謂致者何在?要格致到是非不淆。地位程期何在?其真正不淆者,大概仍是本然之良心,皭然不昧之良心也。”世間不識一字之人,劇場觀戲,遇忠孝節義等事,能使愚夫愚婦一齊下淚,此豈由學識而能之哉?因此,要真正識仁興仁,要從“天之與我”之本性發現,但人為私心浮氣所蔽,不自認得。

作為一代理學大師,牛樹梅一貫重視加強文教。彰明縣試,見童生攜持桌凳之難,創修考棚于署左,并補修書院,延賢者主之。改變地方惡俗,如彰俗“染寒瘟病死者皆不葬,置野外”,牛樹梅到任即愷切曉諭,并面飭鄉保,限一月畢埋。若實在無主者,報官給葬也。于是,累累枯骸,得免暴露,民人百姓,得免瘟疫散布。罷官后,于庚午、辛未、壬申、癸酉四年,主講錦江書院。期間牛樹梅為振興書院、傳承學術做了很多規定。其中《諭諸生》《書院宜戒各條》《書院應行各條》《士說》《風氣說》《舉業辨惑說》《書院示》等學規,從戒暄飲、戒賭博、戒吃食鴉片、戒晏起等方面,做了明確細致的規定,良好士行從“非禮勿視”的躬行實踐中得來。同時,在扶持生徒良好的操行方面,牛樹梅根據自己的體會,做出了《書院應行各條》,他認為“學貴務本”,應“斂身端坐,壹志凝神,字字句句都向自己身心上體貼”,不應以應試之時文,即八股文上下功夫。同時,他推薦當時的鴻儒饒拱辰、鄧伯召、涂子靜等到書院講學,四川學風一時大盛。

牛樹梅對關隴學派的傳承,受其父親影響,對關中李颙及其《二曲集》特別推崇,為此他在成都主持鐫刻了《二曲集》,并將李颙“格物致知”的“物”擴展到“禮樂兵刑、賦役農屯”等實用學問,逐漸自成體系,形成了具有獨特見解的“實學”傳播體系,在甘陜、四川產生了積極影響。對儒生們孜孜不倦宣揚的烈女貞操事,牛樹梅更是反對,并身體力行之。他認為大圣人本天理,準人情,乃至當不易之定論,可以息從來議禮者之分歧,不可以斷章取義,殘害生命。牛樹梅自身經歷過兩次喪妻之痛,但是,其妻均為非正常死亡,按照本地習俗,她們因生育死亡,不得進入祖墓。牛樹梅認為此亦不和“圣人制禮,息本忠正”的法門。故牛樹梅在《遙祭王氏文》中,對難產死去的愛妻沉重地許諾:“我終不忍百年之后,棄汝于異境也。他年回家,擬將移葬汝于牛氏之土,尚無以為恨”。

名垂青史后人仰

大德懿范澤被桑梓

同治十三年,牛樹梅辭川返里。其平生酷愛各種典籍,搜集了大量圖書,建有牛氏藏書樓一座。雖年已古稀,仍筆耕不輟。著有《省齋文集》十二卷、《聞善錄》四卷、《湑葉文存》六卷;未付梓者有《周易探源》《海國天域雜述》《幽風圖》《雪樵詩存》等。詩文之余,常荷鋤挑水,于村前村后遍植槐柳,享田園之樂。

牛樹梅作為封建士大夫,始終以民為本,不貪不腐,革除弊政,親民愛民,實有古之名臣風范,終為百姓愛戴。在通渭期間,彰明縣民感其恩德,曾于數千里外送來壽木一副,他贈銀80兩,以資酬謝。但不久這些銀兩便被退回。牛樹梅感而作書:“竊思自以菲材作令,有何好處于民?且在彰僅二年,離彰已近二十年,何以得此厚報”“今將原銀仍交原差帶回,或書院,或養濟院,以添一滴之潤,其心尚可稍安也。”其愛民為民之心,昭昭如月。

牛樹梅八十四歲卒于家。延旨“從祀名宦祠,事跡編入循吏傳”。各地送挽聯挽幛千余幅。錦江書院挽聯為:“巴蜀頌名臣,斯人不負蒼生望;關西傳道統,夫子堪稱漢儒賢。”

由于牛樹梅為官清正,當時被稱作“牛青天”。有關他的故事,在四川民間廣為流傳,書場甚至有說《牛公案》者。至今在四川的名山大川、名勝古跡以及博物館,都留有較多匾額題記和墨跡。

作為一代循吏,牛樹梅被清廷屢次考評為“循良第一”,是一個真正視民如父母的“青天”。《清史稿?牛樹梅傳》稱:他為“臨民之官,以不擾民為第一要務”,且“決獄明慎,民隱無不達,咸愛戴之。”

1936年,當徐海東率領的紅軍戰士經過牛家坡牛青天故里,許多四川、湖南的戰士都不進牛家祖屋而是在屋檐下冒雨過夜,以示對這位滿清循吏的尊敬。

“如今在全國大力推進反腐倡廉教育之際,挖掘牛樹梅身上清正廉潔、愛民為民的精神元素,無疑是具有很大的現實教育意義的。”通渭雞川鎮黨委書記廉國斌說。

2018年8月牛樹梅紀念館成立,旁邊還建起了學廉館,一個以牛樹梅精神為源頭的廉政教育基地已初具規模。“紀念館建成后,已接待市委黨校主體班學員參觀三次,大家對牛樹梅清正廉潔的精神極為欽佩。”廉國斌說,紀念“一代循吏”牛樹梅,就是為了弘揚勤政廉政愛民精神,宣傳優良家風家訓,倡導修身立德正能量,傳遞崇廉尚潔理念,營造“清廉通渭”的濃郁文化氛圍。

紀念館后,有牛樹梅手植桑樹一株。據說是同治十三年牛樹梅返回故里之際,臨行時錦江書院學生隨手折門前桑枝贈以遮陽之用。不料,行至故里,桑枝鮮嫩依舊,念及舊情,遂手植于園。悠悠歲月,幾經滄桑,桑樹依舊枝繁葉茂。這不就是牛樹梅之精神寫照嗎?斯人雖逝,風范長存,高行懿德,尤澤桑梓。


敬請關注
關注襄郡清風微信公眾號
手機瀏覽惠農資金
下載惠農資金APP
广西快三现场开奖